中网文学 > 其他小说 > 朝为田舍郎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截粮解危

朝为田舍郎由中网文学(m.fyvid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潼关。
    叛军攻关已半月,潼关仍在坚守。
    朝廷王师折损很严重,高仙芝从长安带来的五万兵马仅仅半月后便只剩两万余,折损已过半了。
    但潼关仍在高仙芝手中。
    每一次攻守都异常惨烈,安禄山越来越暴躁,叛军也越来越凶悍,在将领的严厉督战和极为诱人的奖赏下,叛军如同发了疯一般不要命地架着云梯往上攀,每战高仙芝总是亲临城头督战,指挥守军用不小的代价打退叛军的进攻。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双方兵马的折损都很大。
    潼关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,它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朝廷王师之所以折损过大,是因为长安兵马久享太平,实在太缺乏实战和操练了,论体力论单兵素质,远不及百战精锐的叛军,一旦叛军攀上城墙,往往需要三个人的代价才能换得叛军的一条性命,所以纵是潼关易守难攻,王师付出的代价也很惨烈。
    夜深,将士们横七竖八倒在城墙马道上,头枕着长戈沉睡。每个人的脸上布满了疲惫,很多伤兵连伤口都没裹,躺在冰冷的石板上,任由鲜血缓缓流逝,许多人就这样一睡永远不醒了。
    高仙芝走在躺满将士的城墙马道上,他的铁铠沾染了夜半的露水,铁铠肩头隐隐可见血迹,那是守关时不小心被敌人的冷箭射中。
    看着沉睡的将士们,高仙芝的心情很沉重。
    盛世大唐,离国都数百里的潼关,谁能想到竟是这般惨烈的景象?
    远处的马道上,忽然传来一道凄厉的哭声,哭声只有短暂的一瞬马上便戛然而止,似乎被将领严厉呵斥住了。
    高仙芝面色不改,作为征战多年的老将,他很熟悉这种哭声,那代表着某个亲密无间的袍泽伤重不治而亡。
    身后,封常清的脸色比高仙芝更凝重。
    “大将军,朝廷的援兵仍未至,连圣旨都没有……”
    高仙芝摇摇头,道:“朝廷不会有援兵了,长安城如今只剩了三万兵马,无论如何不能再调拨了。”
    封常清不甘地道:“可是潼关眼看快守不住了,若无援兵,纵是我等豁出性命,终究也会被叛军击破。”
    高仙芝沉声道:“向别处求援的人可有回来?”
    封常清摇头:“河西军在洛阳城惨败后,哥舒翰病情愈发严重,军心士气也很低落,如今正在商州驻扎休整,此军短期内不可用。陇右军奉旨征调入长安戍守,不可能驰援潼关,关中各州驻军也被火速调往长安,还有南边的驻军,山南道,江南道,黔南道等地的兵马,如今也正火速奔赴关中勤王,但他们路途遥远,等他们赶到关中,估摸已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。”
    高仙芝萧然叹道:“一个月,叛军早已攻下潼关了……”
    忽然想起什么,高仙芝道:“顾青呢?安西军那边没消息么?”
    “安西军奉旨攻打洛阳……”封常清笑了笑,笑容说不出的讥讽。
    高仙芝愣了一下,接着面露怒色:“安西军才五万兵马,谁让他去打洛阳的?这不是找死么?”
    封常清面色发冷:“是陛下的旨意。”
    高仙芝又一愣,接着无奈地叹息:“陛下这是乱命啊……”
    封常清急忙制止道:“大将军慎言!”
    高仙芝没出声了,神情悲怆地看着漆黑的潼关外,苍穹之上,冥冥中仿佛有一双眼睛,在悲悯地注视着人间,小到百姓悲欢,大到国运气数,都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变幻无常。
    “就算无援,我等亦当坚守下去,战至一兵一卒。”高仙芝瞋目咬牙道。
    匆忙的脚步声传来,一名斥候跑到高仙芝面前行礼,道:“大将军,小人刚从关外打探军情回来,青城县侯顾侯爷所部安西军兵围洛阳,截断了北面叛军的后勤粮道,安禄山大急,命麾下大将史思明分出五万兵马开拔东去,直赴洛阳。”
    高仙芝和封常清震惊地对视,半晌无言。
    良久,封常清讷讷道:“顾侯爷用兵真是……鬼神难测,明明是奉旨攻打洛阳,他却索性断了叛军粮草……”
    高仙芝遥望关外叛军营盘,隐隐可见兵马调动,时已半夜仍然灯火通明,高仙芝笑了:“顾青此人所思所想,非寻常道理可循,不过这个决定做得好,洛阳不可攻,断敌粮草便可扬长避短,让敌人主动出城与之决战,尤其是……他还逼得安禄山不得不分兵,间接缓解了潼关之危急,甚妙,哈哈!”
    “国朝有此人,社稷幸甚!”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洛阳城北,安西军大营。
    皇甫思思拎着食盒走进帅帐,食盒里面是她精心做的几样菜,菜肴很可口,隔着食盒都能隐约闻到浓浓的肉香。
    这个挑食的家伙只吃肉不吃青菜,挑食时的嘴脸特别可恨,各种尖酸刻薄的话都能说得出,皇甫思思亲身经历过几次后,决定以后顺着他来,反正她再也不想听他说那些闻者气得会跳井的讽刺话了。
    刚到掌灯时分,帅帐内点了几盏蜡烛,但仍显得有些昏暗。
    顾青神情疲惫,伏着身子凑在帅帐中央的一张硕大的沙盘上,眼睛出神地盯着沙盘上的某一点,保持这个动作不知多久了。
    皇甫思思放下食盒,又转身找了几个烛台,多点上几支蜡烛,帅帐内终于明亮了一些。
    “侯爷,该用饭了。”皇甫思思软软地摇着他的胳膊。
    顾青回过神,第一眼朝食盒望去,第二眼才看到她。
    “今天做了什么菜?味道差了我可不吃,我活生生饿死自己,就问你心不心疼。”
    皇甫思思翻了个白眼儿,哼道:“妾身心不心疼先不说,侯爷若饿死自己,就问你难不难受。”
    “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”
    “好啦,今日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炖羊肉,慢火炖了两个时辰,炖得很烂了,入口便化,侯爷喜欢吗?”
    很奇怪,以往皇甫思思说完后,顾青都会表现出迫不及待的样子,二话不说拎过食盒就干饭,此刻顾青却仍没动静,皇甫思思好奇地盯着他的脸,才发现他的脸上有笑容,但笑容很勉强,眼神中露出凝重之色。
    “侯爷怎么了?是吃腻了妾身做的菜吗?”
    顾青摇头,目光转到沙盘上,叹息道:“这几日没什么食欲……安西军要迎来一场大战了,这一战会很惨烈。”
    皇甫思思愕然道:“妾身虽不参与军中事,可也听将士们议论说最近咱们顺风顺水,不但截了叛军的粮道,逼得洛阳城守将几次派兵出城与咱们交战,而且咱们还截下了一批叛军的粮草,一切都很完美呀。”
    顾青哼道:“下面的将士们懂什么,两军交战怎么可能顺风顺水?任何战争都是要命的,你若是敌军主将,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粮道被截么?”
    皇甫思思忽然甜甜地一笑,道:“妾身若是敌军主将,索性便降了侯爷,侯爷可对妾身肆意妄为,想怎样就怎样……”
    顾青脑海里冒出一幅画面,又肥又肿的安禄山自缚双手跪在他面前,一脸娇羞地摆开了任君采撷的姿势,媚眼含春哼着古怪的小调,“来呀,快活呀,反正有大把时光”……
    顾青打了个寒颤,眼中露出惊恐之色,然后盯着皇甫思思正色道:“你若是敌军主将,一定要拼死抵抗,战至一兵一卒,最后痛快点自己抹脖子,不要给我添麻烦,知道吗?”
    皇甫思思嗔道:“妾身随口胡说,侯爷如此严肃作甚。”
    见顾青神情仍然有些沉郁,皇甫思思担忧地道:“安西军马上要大战了吗?是跟洛阳城的叛军决战吗?”
    顾青摇头:“洛阳城叛军才一万多人,高尚只能坚守不出,无法掌握主动,更没底气与我决战,但我估计安禄山的援军快来了……”
    皇甫思思惊道:“安禄山叛军十五万兵马都来吗?”
    “那倒不会,粮道与潼关,对安禄山都很重要,但我估计安禄山更看重潼关,毕竟攻克了潼关后,长安城指日可克,攻下了长安城,叛军粮道问题都能暂时缓解,所以安禄山驰援的兵马应该只有几万……”
    “然而就是这几万兵马,对安西军来说也不轻松,这场大战后,不知会折损多少袍泽兄弟……”
    皇甫思思道:“侯爷何不暂避锋芒,与敌周旋于关中,既能牵制叛军兵马,又能保存自己的实力……”
    顾青惊奇地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想不到你对兵家之事倒也有些见地。”
    皇甫思思得意地道:“妾身可是将门出身,父亲书房里的兵书妾身小时候也读过不少,还亲眼见过父亲排兵布阵,对兵家之事从来不陌生。”
    顾青叹道:“暂避不大可能了,潼关告急,长安告急,我若再避,如何对得起关中百姓,总要做点什么,缓解潼关和长安的危机,叛军的这条粮道我一定要死死攥在手里,不能屈让,这一战是免不了的。”

中网文学(m.fyvid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朝为田舍郎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fyvi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