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全职艺术家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都是甜食惹的祸

全职艺术家由中网文学(m.fyvid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奇怪,怎么会牙疼?
    林渊觉得有些纳闷,不过也没想太多。
    拍完戏,林渊准备回家,发现南极正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。
    林渊吓了一跳:“你跟我干嘛?”
    按照《忠犬八公》的剧情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    南极低眉顺眼的摇尾巴。
    林渊无奈,干脆跟剧组打了声招呼,带着南极回家了。
    明天早上把南极再送到剧组就行。
    就这样,林渊坐车回到了家中。
    此时林瑶已经放学了,正在家中写作业,也不知道大学老师布置的哪门子作业,反正林渊感觉自己这妹妹学习的勤奋劲儿,比高中那会儿还旺盛。
    不过顺着窗口看到南极回来,林瑶竟然难得放下了手中的笔,主动开门。
    “南极!”
    “汪汪汪!”
    南极馋的跟条狗似的扑了上去——
    好吧,它确实是一条狗。
    林渊看着蹲下身子,认真抚摸狗脑子的林瑶,忍不住道:“我每次回家,你都没有迎接我。”
    “你有南极可爱?”
    “我给你买了蛋黄酥。”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没吃似的。”
    “我还给你买了草莓味果冻。”
    “我喜欢苹果味儿的,草莓味是你自己喜欢的。”
    “我还给你买了学习资料。”
    “这一点是有点感激你啦……”
    林瑶想了想,依依不舍的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糖:“同学给的喜糖。”
    “你同学都结婚了?”
    林瑶表情失落了一下:“考试得了第一的喜糖。”
    林渊意外:“第一不是一直都是你的吗?”
    林瑶是不折不扣的学霸,在学校里每次考试都是第一,林渊还是第一次看到林瑶拿第二。
    林瑶没吱声。
    林渊感慨道:“我还没拿过第二呢,一直拿第一,都有人觉得我无聊了。”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!”
    林瑶生气的瞪着林渊,这个混蛋老哥还想扎自己的心:“只要我愿意,我肯定还是第一!”
    “那你这次不是第二?”
    “是第二,第一是我让她的。”
    说到这,林瑶撇撇嘴道:“她每次拿了第二就偷偷躲起来哭,担心自己的全额奖学金丢掉,但把第二让给她之后我并没有觉得很开心。”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开心啊。”
    林渊笑了笑道:“因为你在同情她,却不知道,她也许并不需要你的同情,可能更需要你的尊重和全力以赴吧,如果让她知道真相,她可能会比拿了第二还难过。”
    林瑶担忧:“那我要不要告诉她真相?”
    林渊摇了摇头:“既然已经让了,就让了吧,下一次不要再这样就好了。”
    说到这,林渊忽然有些好奇:“拿第二是什么滋味儿?”
    “吃你的糖。”
    林瑶没好气道,带着南极进屋了,临了她才顿了顿脚步:“你这次不就拿了第二吗?”
    嗯?
    林渊一愣,好像还真是。
    自己还真拿了第二。
    原来这就是拿第二的感觉?
    好像和拿第一也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 把糖放在嘴里嚼了嚼,林渊忽然感觉,牙更疼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牙疼不是病,疼起来真要命。
    林渊以为牙疼只是一小会儿就会康复,但很快他就发现,牙疼的越来越厉害了,尤其是在他吃了几颗糖之后。
    林渊问系统:“我是不是长蛀牙了?”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
    林渊估摸着在系统这也得不到什么答案,干脆去找姐姐送自己上医院看看,结果姐姐加班不在家。
    “我送你去吧。”
    林瑶有些担心林渊的状况,直接拉着林渊,打车去医院。
    这个点,医院还没关门。
    医生稍微检查了一下,笑了笑道:“没什么大碍,长了一颗蛀牙,需要拔掉吗?”
    “需要!”
    林瑶表情严肃道。
    林渊有些担心:“疼吗?”
    林渊怕疼,非常的怕疼,这是源于小时候经常生病打针的缘故,他对针筒有蜜汁阴影。
    医生笑道:“打个麻醉就行。”
    本来医生是没这个耐心的,但眼前这对兄妹,实在是让医生没有脾气,似乎跟这俩孩子交流,会忍不住心平气和,也是奇了怪了。
    “还得打针?”
    又要拔牙又要打针的,林渊怂了。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愿意用十次第二来换取这次的无痛拔牙。
    林瑶拿出手机开始在网上查询蛀牙之类的信息:“你要不拔牙,以后还会疼的。”
    “那就拔了吧。”
    林渊只能认命了。
    他虽然怕疼,但更倾向于长痛不如短痛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林渊就格外渴望自己的任务尽早完成了,系统那还有个任务,只要他完成任务,就能获得一个健康的身体。
    健康的身体,肯定不会长蛀牙了吧?
    虽然林渊也明白,蛀牙肯定是因为自己爱吃甜食惹的祸,但如果不能吃甜食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    “开始打针了。”
    医生瞧林渊一脸害怕的样子,竟有些于心不忍,而医生上一次于心不忍,还是在给一个六岁小孩子看牙的时候。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林渊视死如归,他终于明白南极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了,这是一个不幸的预兆。
    林瑶拿出手机对着林渊。
    林渊道:“你干嘛?”
    林瑶理所当然道:“拍下来。”
    林渊:“……”
    他没心情管这个事情了。
    很快,打完了麻醉针,林渊感觉嘴巴里好像知觉不怎么明显了。
    医生用一系列工具,把林渊的某颗牙固定住:“我数到三,就开始拔,你别怕,不疼,已经麻醉的差不多了。”
    林渊嘴巴张开,没法说法,只能眨眨眼。
    “预备,一……”
    医生的手陡然用力,嘎达一下,林渊感觉自己好像缺了什么,不完整了。
    他瞪大眼睛,惊愕的看着医生。
    说好的一二三呢?
    你的二三呢?
    林瑶笑出了奇怪的声音,拿着手机拍摄的手微微颤抖。
    “通常是这样的。”
    医生道:“一二三是让病人放松警惕,在我数到三之前,你是相对没那么紧张的。”
    林渊:“……”
    当天晚上,林渊的拔牙视频被传到了小群里,引发了夏繁和简易的无数嘲笑。
    倒是姐姐貌似安慰了几句:“晚上请你吃糖,哦不,你好像吃不了,那我和大瑶瑶吃吧。”
    林渊不想说话了。
    刚拔了牙,也说不出话了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ps:为什么感觉我一写日常,就宛如智障?咳,将就看吧,这书日常很少,污白也是尝试性练习,主要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清空月票的理由,不想当二,想当一,二十一,求一下月票!

中网文学(m.fyvid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全职艺术家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fyvi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