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其他小说 > 仙人来此 > 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九章 遭遇

仙人来此由中网文学(m.fyvid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突然被挡住视线,‘猿斩’身上的红毛瞬间消退,眸子里浓郁的杀意与挣扎消失不见,轻轻点了点头。
    陈圣阻止了他想说的话,目光瞟向前方,传音道:“此事不要让猿兄知道,我会来想办法。”
    猿斩略作思索,手掌垂了下去,算是认同了陈圣的说法。
    魔地虽然发生了某种变化,好在三人还是无波无澜的走了进来,猿石眺望远方,一团黑影出现在迷雾中。
    “到了。”陈圣将两人送到青铜宫殿前,微笑道:“接下来我想炼制一炉丹药,里面的阴煞之气可能会有影响,我便不进去了。”
    猿石沉默了,大有深意的望着他,猿斩亦停下急切的脚步,蹙眉道:“这外面也不是炼药之所,既然被称为魔地,就必定有其魔性所在。”
    “是啊,陈兄于我师徒有大恩,若是让你遭遇了什么不测,老师也会怪罪的。”猿石沉声说道,两人都不希望陈圣就此离开。
    陈圣洒然一笑,随口道:“这个简单,我寻一处安全的地方,布下法阵,若是遇到危险,自会醒来。”
    “不行,陈兄安危非同小可,你若不愿进去,我二人留下为你护法就是了。”猿斩低喝,无比坚决道。
    陈圣看着神色坚定的两人,摇头苦笑,无奈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麻烦两位了。”
    抬指取出一尊青铜鼎,缩小为寻常丹鼎的模样,陈圣又拿出不少符纸丹砂,二人看得十分专注,对陈圣的符箓术法颇为好奇。
    禁地妖族中,几乎没有人会这种手段,传言曾有大妖从人类村落带回一些法门,却因其晦涩难懂,最终不得不放弃了。
    陈圣嘴角微扬,提笔落墨一气呵成,作为阵法最基础的部分,被他随意的抛在地上。
    猿斩看见,一缕金光融入脚下大地,殷红泛黑的土壤似乎颜色淡化了些许。
    接下来陈圣展现了惊世骇俗的手段,至少在两个妖族看来是这样,他手中符纸翻飞,无数的金色纹路融入地面,在三人脚下开辟出半丈方圆的净土。
    “人族有这样的神奇本领,为何还安于偏居一隅?”猿石心中疑惑,以他老师所言,人类在外界的领地,只不过一个极小的村落,人数也不过百人。
    这样的规模,与陈圣此刻展露的手段相比,就有些相形见绌了。
    实际上,猿石不知道的是,陈圣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绘制符箓,得益于其强大的神识力量,以及前世许多年积累,可以说不弱于当世任何一位符道大家。
    而他口中的人族村落,也并非无法扩张,而是不愿,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着特殊的本领,相辅相成,互为助力,若真有心领地之争,没有妖族可以与之争锋。
    随着陈圣停笔,猿斩率先迎了上去,赞叹道:“陈兄,就靠这么些黄纸,就能保证不受外物侵扰?”
    陈圣险些背过气去,笑骂道:“你可知这些符纸有多贵?一位寻常宗门的实权长老,想要一口气花费如此数量的符纸,也要伤筋动骨的。”
    想到这,陈圣就觉得心肝脾肺都疼的不行,这一趟可是将他囤积的符纸消耗了大半,上等灵兽血液融炼成的丹砂亦所剩不多。
    甩袖将这些东西收起,陈圣冷着脸取出各式各样的灵药,一一摆在面前。
    “这不是最常见的牤牛草吗?”猿斩盯住地上一株带着泥土根茎的草药,大呼神奇:“金丹妖族都不会看一眼的东西,也能入药?”
    陈圣白了他一眼,又看向猿石,发现他也是这种古怪目光,无奈之下索性闭上了眼睛,与这种没有见识的家伙多说也无益。
    似乎察觉到陈圣的情绪,猿斩脸色一黑,凑到猿石身边,低声问道:“你可知陈兄要炼制什么药?”
    猿石思索了片刻,说道:“你仔细看陈兄的腹部与胸膛。”
    “他受伤了?”猿斩眼中闪过异彩,道:“好像是气府与心脉受损,难怪陈兄如此急着开炉炼药。”
   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猿石手中突然出现那口石刀,说道:“你守住前边,我来镇守右边。”
    青铜宫殿门口的地形极为古怪,大半藏在山体之中,有空档的地方也就这两处罢了。
    二人各司其职,陈圣则有条不紊的炼化灵药,从中萃取出药力,在这期间,任谁都能看出他的伤势。
    几乎每凝练一株上等灵药,腹部的血色就会扩大几分。
    “似乎是某种古怪的力量,难怪养了这么多天还没好。”猿斩自语道,飞速在脑海中回溯,如今想来,陈圣之前抱着矿石举步维艰的模样,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    “轰!”
    沉闷的响声过后,二人急忙飞掠而来,发现陈圣倒在地上,嘴角溢出鲜血,地上咳出的血液中有内脏碎片。
    猿石面色凝重道:“陈兄不要如此冒险,我传讯给老师,让他来救你。”
    陈圣苦笑着阻止了他,道:“无妨,只要炼制出了这枚丹药,我便能脱胎换骨,将那畜生遗留的诡异力量彻底驱除。”
    说着,当着二人的面,陈圣又吐出了大口血液。
    猿斩目光闪烁,劝道:“或许我们体内的血脉会对你有帮助。”
    闻得此言,猿石才恍然大悟,当即胳膊手腕,逼出纯金色的鲜血,装满了一个小罐子,递给陈圣。
    望着面前的两罐血液,陈圣哑然失笑,最终无奈之下选择吞服金血,顿时感觉通体舒泰,面色也缓缓红润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多谢二位了。”陈圣抱拳,继续投入炼药之中。
    猿斩略作逗留,定定的望着那罐魔血,自嘲一笑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陈圣体内的伤势再度爆发,尽管努力控制住了动静,却依旧是引来了距离较近的猿斩。
    “陈兄,服用魔血吧,虽不如大兄那般神辉熠熠,却也蕴含着无限生机。”猿斩轻蹙着眉,苦口婆心道。
    “好吧...”陈圣喟叹一声,苦笑道:“今日若无二位在,恐怕陈某真就命丧在此了。”
    猿斩看着他将魔血服下,露出笑容,道:“若不是为了我猿族,陈兄也不至于沦落至此,说到底还是我们欠你的。”
    陈圣淡淡一笑,简单炼化入口的魔血后,将精神集中在丹炉之中。
    好在此刻也快过了凝练药力的阶段,向其中投入一枚妖兽内丹后,陈圣将所有药力打入炉中,开始了最后的融合。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看中炉火中升腾的圆润丹药,陈圣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恰好在这个时候,异变突起。
    狂暴凶戾的感觉近乎将陈圣给吞噬,一道乌光从远处打来,瞬间击中了失神中的陈圣。
    “陈兄,你这肉身与丹药都不错,我就笑纳了。”猿斩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,声音如同地狱中的恶鬼一般凄厉。
    “是你!”陈圣微怔,不解道:“我曾救过你的命,为何?”
    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猿斩狞声道:“怪只怪你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,魔血即便离开了我的身体,它所经历的一切也逃不过我的眼睛,你若信我,为何要以丹火炼化其魔性。”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在说这个。”陈圣漠然,摇晃着站起身来,腹部的伤口血流汩汩,却在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    “这是,你敢骗我!”猿斩瞳孔骤缩,不敢置信道:“你没有受伤,那之前的两次爆炸?”
    陈圣咧嘴,道:“自然是我装的。”
    从丹炉中拘出那枚丹药,陈圣露出缅怀状,叹道:“曾经我有一位弟子,也曾被魔性所侵染,于是我特意寻来一种丹方,可以助其净化魔性。”
    猿斩瞬间感觉到莫大的危机,脚下发力就要逃开。
    “逃不掉的。”陈圣打出一个手诀,淡金色的土地飘零出无数的纹理,铸成一座固若金汤的法阵。
    猿石立在阵外,看着被神圣力量压制的猿斩,不无叹息道:“我本不想如此对你,可陈兄对我说,你竟然连我都想杀害。”
    ‘猿斩’已然双眸赤红,彻底被癫狂所笼罩,嘶吼着说道:“你为黄金猿族纯正血脉,难道神魔不两立的道理都不懂吗,吞了你的神血,我的力量会空前强大,到时候什么狗屁巡查使抬指可杀,还用得着在这里躲躲藏藏?”
    “与他多说无益。”陈圣拦在两人中间,手指发力捏碎刚刚成型的丹药,将其功效融入法阵符纹之中。
    漫天无形的纹理遁向猿斩体内,与他血脉中的魔性接触而后消融。
    “陈兄,这样真的能化去他的魔性?”猿石皱着眉头问道,总感觉一切太过顺利,顺利得有些不切实际。
    陈圣无奈白了他一眼,道:“当然没有这么简单,魔之所以为魔,便是因为其发于内心,我这丹药只能压制,想要彻底根除很难。”
    突然话锋一转,陈圣淡笑道:“不过对于他来说,只要将魔性压在一个临界值就够了,魔猿血脉有利有弊,控制得当即可。”
    这一番话,若是放在修行界中,恐怕要被某些自诩正派的人物,说成是包庇邪魔之辈,然而曾亲手洗去一位弟子魔性的陈圣,却是清晰的知晓这一点。
    有些人,本身就是以此为生,凭着自己一人的想法便将此道中的所有人打翻,未免有些矫枉过正了。
    猿石深深的看了陈圣一眼,笑道:“陈兄这样的人物,人族竟舍得让你到这禁地里来?”
    “我来寻人,准确的说,是要找一头蛟龙。”陈圣转过头,凝声说道,这是这么多时日以来,他第一次说出自己的意图。
    “蛟龙?”猿石露出思索状,许久后摇头道:“禁地中倒是有不少龙族后裔,只是能够修行成蛟龙的,还真是未曾听说过。”
    陈圣闻言心头一紧,追问道:“外界若有人至此,你们能够有所感应吗?”
    略作犹豫了片刻,添了一句:“我所说的外界,并非这片天地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天外来客,老师曾与我提起过一些,几乎每隔二十年,都会有一批天外来客。”猿石侧首,似笑非笑道。
    听着这个称谓,陈圣哑然失笑,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算得上是天外来客。
    “劳烦猿兄仔细想想,在我之前不久,可曾有过其他人来过?”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猿石依旧摇头,看着露出失望神色的陈圣,突然笑道:“老师曾言,在中域的深处,有着一件神秘的宝物,可以窥见非此界之人的行踪。”
    “中域。”陈圣哭笑不得,如今只是杀了个巡查使便惹上这么多麻烦事,若是再闯入中域去抢夺那件宝物,岂不是要与整个禁地为敌。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阵法中央一直垂坐着的猿斩突然起了变故,身体表面长满了细长的红毛,竟是破开了阵法的束缚,冲着陈圣而来。
    “这魔血果然不凡,竟然能够爆发出元婴中期的实力。”陈圣喃喃自语,他随手打出一击。
    红芒在空中划过一条长线,来势汹汹的猿斩摆着随意的一击打落,嵌入地面只露出一颗头颅,所有的金色纹路疯了一般涌入。
    猿石咽了口唾沫,讪讪道:“敢问陈兄,如今是什么修为?”
    “应该算是金丹大圆满吧。”陈圣想了想,自己体内的情形极为复杂,虽然远超过寻常金丹境,但终究没有开始化婴,于是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。
    猿石心中震撼不已,更是下定决心,日后若有机会的话,一定要离开这方小天地,去那繁华璀璨的修行界看看。
    陈圣若是知道他心中所想,只怕要脸色古怪了,一头传承自上古的黄金猿,出现在修行界中绝不算是什么好事。
    某些即将坐化的老前辈都会出山,只要抓住猿石,加以驯化,此后的数百年,宗门等若多了一尊实力绝强的保护神,若是那个宗门有胆量的话,甚至能够繁育出一脉黄金猿族。
    猿石自然不知道陈圣心中所想,他抛却杂念后,死死的看着阵法中发生的一切,上空飘扬着猩红色的雾气,那是猿斩体内与魔性交融的血液形成的。
    “这样的规模,猿斩体内的气血只怕就要不足了吧?”
    陈圣露出无比肉疼的神色,取出之前偷取的血液,抛入阵法之中,这都是还未被魔性侵染的鲜血,注入猿斩体内之后,顿时发挥了功效。
    感受着来自背后的犀利目光,陈圣只能装聋作哑。
    “我魔猿一族的血脉,你是洗不净的。”猿斩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,终于晕厥了过去。
    陈圣上前察看,所幸人并无大碍,只是气血亏损,境界受到了一些影响。
    “将他带进去吧,醒来后服下固本培元的药物,便会慢慢恢复了。”陈圣交代,丢下一堆瓶瓶罐罐后,便急忙打算离开。
    望着少年落荒而逃的背影,猿石哑然失笑,却没有为陈圣操心如何出去,经历过许多事情后,他算是对少年的心性有了些了解,这是个稳重得近乎谨慎的家伙。
    一路逃出了魔地,确认身后无人追上来后,陈圣才取出一个空罐子,从体内逼出一团金色血液,满意的合上盖子,身形骤然消失。
    再度出现时陈圣已然化成了一头小妖兽,如今的禁地,可谓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伪装成元婴境的大妖已是不可能了,太过招摇。
    远的不说,就在昨天,陈圣作为元婴就经历了不下十场的问询,在其中一人的反复追问下险些露了马脚。
    思来想去,陈圣还是觉得化成这种神智未开的小妖最为稳妥。
    一边不着痕迹的向着中域而去,陈圣一边听着路上妖兽们的对话,结果让他感到意外,禁地的那几位至高存在似乎还不知道巨犼的死讯。
    “听说这次是五位大人联手下发的命令,一定要抓住那个胆大包天的人类。”一头金丹妖兽低语,脸上满是尊敬。
    老人模样的妖兽轻笑道:“这是自然,巡查使被杀,这可是少有的大事,除去几十年的那位存在,谁敢做这种事情。”
    “几十年前?我怎么不知道,那时也有巡查使被杀吗?”在场有不少妖族年纪较小,正缠着老人讲其中的密辛。
    “呵呵......当年死的人可多了,据说不仅是巡查使,就连镇兽各域的大人都有被杀的,”
    才刚勾起众人的兴趣,老人的声音就戛然而止,脖子上迸出一道血柱,头颅瞬间化出原形,重重落在地上,恰好砸在陈圣面前。
    一道指芒射来,将头颅打成肉酱,薛媚出现在场中,俏脸布满了冰霜,冷哼道:“搜了这么久都找不到人,还敢在这里嚼舌根。”
    “媚儿,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,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,还不容人家说了。”金羽温厚的声音传来,只是任谁都听得出来,他语气中分明带着几分玩味。
    陈圣眼皮子打颤,这两人的出现竟然能避过他的神识感应。
    “行了金羽,你们好歹曾是同一人麾下的巡查使,犯不着如此夹枪带棒的。”檀老出现,身后跟着黑雾袅袅的叶黑,笑着说和道。
    薛媚眸子瞪了金羽一眼,算是看在檀老的面子上没有还击。
    “你说那人就藏在此处,下去看看吧。”叶黑开始,声音虚幻缥缈,连男女都分辨不出。
    四人一闪而至,目光扫过战战兢兢的众人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金羽喝道:“你们都是出身哪一种族,原本的栖居地在哪,如实回答。”
    很快,在场的妖族都报出了身份,四人确认无误之人被放走,独独留下巨犼领地中的七八人,满脸惊恐的看着他们。
    “那家伙究竟死到哪里去了?”金羽皱眉,有些不满道:“如此重要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,难道真以为触及那个境界,便可以任性妄为了吗?”
    可惜任他如何语气冷厉,都给人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,化神与元婴是两个境界,几乎天地之差,难以逾越。
    檀老开口道:“让他那位大管家赶来吧,在此之前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能走。”
    陈圣心中凛然,有意悄悄沉入水中,却被一只手掌给拎了起来。
    薛媚提着身形娇小的陈圣,咯咯笑道:“小家伙,你长得这般可爱,怎么一见到姐姐便想跑呢?”
    “你啊你,过了这么多年,还是放不下这种恶趣味。”见她微笑把玩着一只袖珍小兽,饶是檀老的稳重都哭笑不得。
    “好看,不行吗?”薛媚淡笑,展露出少女特有的风情,将小兽抱在怀中,走到一角开始嬉戏逗弄。
    陈圣强忍住心中的恶寒,陪着面前的少女,眼珠子却在四处瞟,寻找退路。
    可惜结果不太如人意,四人各自守住一角,很难逃遁出去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位大管家风尘仆仆的赶来,看到等候的四人后险些吓死过去,急急跑了过来,跪拜在地,恭敬道:“小人关重,参见四人大人。”
    “这四人说是你家大人治下,你且核实一二。”檀老漠然道。
    关重应了是,目光扫过几人,每一个都反复确认好几遍后,才苦着脸答道:“回大人,他们都没有问题,神魂印记符合,不像是有人冒充。”
    说这话时,关重悄然擦了把汗,不敢去看檀老的脸色。
    “你确定?会不会是看错了?”金羽蹙眉,按照大人给出的指示,那人族的确就藏在此处。
    “看错与否,一试便知。”叶黑声音平静,出手却是格外的狠辣,手掌化为巨大的磨盘,硬生生将几人磨灭,血沫四溅。
    一颗带着血腥的眼珠子落在地上,薛媚笑着捡了起来,递给怀中的小妖兽。
    几乎同时,四人皆是屏住了呼吸。
    一道锐利的剑光冲天而起,陈圣显出身形,手中握着仙剑,冷冷的从少女胸膛抽出,微怒道:“既要找我,何必要无辜。”
    “啊...你竟敢!”薛媚狂吼,她引以为傲的身体,此刻被陈圣刺了个对穿,体内还有剑意在肆虐破坏。
    陈圣面无表情:“你们都敢滥杀无辜,我为何不能反过来袭杀你们。”
    檀老眯着眼走近,轻声道:“这位小友,我等并无意伤你性命,还请放下薛媚,万事都还好商量。”
    “跟他一个人族商量什么,出手擒下便是。”金羽冷笑,他巴不得这个人类将那贱女人杀了。

中网文学(m.fyvid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仙人来此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fyvid.com